Tag Archives: 随鱼欢游

哪儿的羊肉最好吃

哪儿的羊肉最好吃?敦煌党河岸边↑思维菩萨:给你个么么哒

随鱼欢游 2017-12-27
13:20(此注:这是当时拷贝网络盗版作者和发文日期)

题记:

去年底两旦之间闲得蛋疼,在今日头条上不打草稿写了《哪儿的羊肉最好吃》,不成想是篇爆款文章,上了热搜,三天半的时候擦了好几遍眼睛看清点击率145万+。艾玛,这是要火啊!可是,还没等我中国梦做完,隔天想截个屏发朋友圈显摆我的幸福感,却发现今日头条已经毫不知会封了我的账号。赶紧搜“哪儿的羊肉最好”,我没注册过的360快资讯有盗版的同样的文章,63万+了已经,果断拷贝,才得以保留了此文。

今天,仔仔细细阅读原文,修改当初匆忙之下出现的不妥词汇,比如某图片说明中“哈萨克”漏了个“克”字,又比如把文中某处“回民”改成“穆斯林”,诸如此类。另择一些图片再次成文。

注:1.本文涉及餐饮图片均为就餐时手机随手拍。 

2.本文所有图片除特别署名外,均为2007-2017十年间旅游时作者本人拍摄。

↓珠峰脚下岗嘎,较劲的羊,2014年

“哪儿的羊肉最好吃”是个很大的题目,一千个人也许有一万种答案。

我不是美食家,也不是养殖、食品、地质等等这啊那的啥专家,仅作为一个好自驾的游人、好羊肉的吃货发表自己的看法。

首先,大前提地域是咱中国。

其次,不考虑“你妈妈的味道”或者“他爷爷的记忆”之类的文青感受。

第三,窃以为遍是河海生鲜山珍野味和朱门大肉臭的第三梯级地域的沿海及相连中部地区,再讨论诸如北京涮羊肉、海南东山羊以及河南山东安徽江苏巴蜀等等各地特色羊肉的味道没意义。

是故,行政区划上可以划去一大半省市自治区不作为本文讨论标的,也就是说本文仅讨论内蒙、宁夏、新疆、西藏、青海、甘肃和陕川两省西北部。

内蒙、宁夏、新疆、西藏、青海、甘肃和陕川两省西北部哪儿的羊肉最好吃呢?依然是很大的题目!因为这不仅牵扯各地各族人民的口味情结等,还有不同店家的做法和各种人家的吃法,所以没有前提就不可能有满意的答案,比如兰州某方宫的手抓,别说和省外乌鲁木齐的烤肉没法比较,就是和本省河西走廊的烤肉也没法比较,做法完全不一样,如此南辕北辙不需要答案;某方宫手抓和随便某小店的手抓,也难以比较,因为就算都由东乡人来做,不是一个档次,就好比拿某国足和马拉多纳比,胸小还不讲理木啥,脑子有病药不能停啊。羊肉做法无非炒蒸煮炖烤等,至于吃下肚的是什么品种的羊,是多大年纪的羊,是哪里养的羊……有那科学精神去探究得吐沫星子乱飞,还不如多吃几口。 

好了,我已吞咽唾沫了,下面就说说几种羊肉做法我以为的“最好吃”。

剪薅羊毛不是难事,但谁会数有多少根羊毛呢?↑青海玛多,国道214路基下剪羊毛。

↓俯瞰黄土高原,平凉辖境境内的梯田像秦朝武士

羊肉泡和手抓饭

陕北绥德、关中几城,宁夏固原,甘肃平凉、天水等城市的吃过,着实不好说哪里的味道更好甚至最好,但是2017暑期一家三口自驾游在秦族发祥地礼县(甘肃陇南辖地)吃了一次,深深感到以往吃过的羊肉泡尽是城市的味道,吃一份不饱吃两份想吐。那天中午我们经过宝鸡只吃了点酿皮子,傍晚到了礼县,一对回民夫妇开的小馆就在酒店不远,我们进店点了羊肉泡、二斤手抓和一份别的啥。老板木说啥,过了会儿一堆花样配料的三份羊肉泡上来后,老板就隔桌站着瞥我们。量太足了,我们再饿显然也吃不下别的,赶紧和老板说别的没做就不要了。老板憨厚的笑着道:“其它的额也木做,寻思这啥你们也吃不了。”那是我迄今吃得最香饱的羊肉泡,还就着喝了半斤高度白酒。(可能有人会质疑,回民店里能喝酒么?在此我只能呵呵。)

馕包肉在我觉得和大盘鸡一样,无感!手抓饭呢只在新疆吃过,乌鲁木齐库车阿克苏喀什等地维吾尔族人餐厅做的都差不多。2014年9月,自驾新藏线,快到普萨检查站前有个柯克亚村,我们打包了当地人餐馆的缸子肉和手抓饭,在翻麻扎达坂前作为午餐,抹嘴时候很是遗憾,可以预见当晚歇脚三十里营房的晚餐又贵又难吃,买少了!

↑甘肃礼县某回民餐厅羊肉泡。(关键是这里一个村子的名字,好吃的关键在于少了关中城市的滋味。)


↑陕北绥德,2011年

↑独库公路,哈萨克族牧民的羊群,2007和2014年

涮羊肉和手把肉
不是说帝都冻得切卷的那玩意,而是指蒙古族人民宰杀新鲜羊后切割片状的,呼伦贝尔和锡林郭勒的不相上下。内蒙高原边缘,高纬度和中高维度沙化隐忧的大草原,牧歌悠长,牛羊马成群,羊呢绵羊为主,山羊也不罕见。当地友人领去的陈巴尔虎旗某个小馆,或者帝都公子哥出席而有当地大领导宴请的大餐厅,涮过那里的羊肉,几乎不需要智商就能知道帝都的涮羊肉等同于锯末屑。
耳闻锡盟呼盟手把肉的味道没治了,与内蒙当地或者周边的比,我不反对此观点,一旦放眼全国,我不苟同此看法。九十年代中去过锡盟和呼市,年纪轻轻轻又饥肠辘辘的我,几乎没有大快朵颐的记忆,因此在我觉得,锡盟的手把肉不能算美味。后来去过呼盟几次,对额尔古纳市里一家汉族餐馆做的手把肉血肠爱不释口,对三河回族乡一家回民餐馆印象深刻。
↑宁夏内蒙陕西三界的宁夏盐池境

↑内蒙兴安盟和阿尔山之间的阿拉坦

↑内蒙呼伦贝尔盟黑山头
↑内蒙呼伦贝尔盟苏沁回民乡

↑内蒙呼伦贝尔盟三河回民乡,2010年

↓祁连山北麓嘉峪关,2011年

烤肉

因为不喜好烤全羊、整条羊腿和半扇羊排,所以这里的“烤肉”是指烤肉串。

几乎新疆全境、甘肃张掖酒泉嘉峪关敦煌以及所有去过有烤串儿的地儿,觉得好吃回味的一个是嘉峪关娃儿舅母家乡亲人烤的串儿,另一个是混在帝都的学弟(宁夏石嘴山人的)杨胖子在西直门外斜街一个朝鲜族人的店自己动手烤的串儿,其它地儿的吃了以后有多大念想的还真没有。

天山南北和祁连山南北,虽然跨度比较大,但沙漠戈壁草原的地理地质有一致性,不管是和田羊、喀什羊、阿勒泰羊或者库车小山羊,也不管是欧拉羊、绵羊和山羊,撒了辣椒面孜然粉,掺着盐粒的烤肉串,各族人民烤的都差不多一个味儿。

↑2013年嘉峪关,娃儿和表哥西游口外

↑嘉峪关,亲人在割羊肉穿串儿

↑嘉峪关,娃儿吃着手里的,看着炉上的

↑2013年嘉峪关,烤全羊

↑西安夜市烤串店(娃儿随手拍)


↑2011年南疆喀什老城,维吾尔族人的肉铺

↑南疆沙雅,2011年塔里木河谷里维吾尔族巴郎子和他的羊群


炕锅羊肉的最佳,我首选海东地区尤其是化隆的穆斯林们做出的。遍布各地的化隆人经营的清真店的羊肉似乎比他们的拉面还好吃。本来吧,我对循化人做的羊肉也有好感,但前年在循化吃着当地的手抓和烤肉串儿,感叹迄今最难吃的时候想起笔记本落在同仁的宾馆。又次日的早晨俯瞰隆务寺的烟尘时候我就想啊,前几日在化隆和同仁吃的羊肉味道太好,在化隆扎巴镇午餐,吃完一斤手抓、一份炕锅和一碗牛肉面,晚间在同仁吃了二斤手抓、一份牛肉面和土豆丝吃了多半,相比之下只能差评负分循化的。

可能是西藏和青海海拔太高的缘故吧,总感觉羊肉味道有欠缺,不如吃牦牛肉。青藏高原各地遍布化隆和循化人以及临夏人的清真店,他们从藏族或蒙古族牧民处收羊肉制作,主导着当地羊肉品味,尤其在青海黄南高原地带的河南蒙旗,他们似在塑造餐桌上的神话,让欧拉羊做出的手抓有了东乡手抓的气息。


↑青海循化岗察藏乡,穆斯林正在收藏民的羊,2016年↓


↑青海同仁凉手抓



↑西藏,库拉岗日和蒙达山下海拔5000米+的普莫雍错边的羊群(本人拍的最高海拔的羊群)。2014年

↓“没有比较就没有伤害”麦积山的泥菩萨仿佛在说(注:2014年娃儿手机拍)

 五
手抓肉

终于说到手抓肉了。不吃手抓,不要评论羊肉。不吃东乡人做的手抓,不要评论羊肉。不到临夏本地吃东乡人的手抓,不要评论手抓。

大学上铺兄弟是临夏人,夜话时候说起宁夏,能感觉到他的鼻子都歪到了窗外,满满的不屑,宁夏有啥子清真寺有啥子羊肉味啊!当初我以为他是爱乡心切,每每呵呵。多年以后吃过新疆内蒙羊肉久久回味不能释怀,而当2009年暑期自驾到了兰州,他做东在某方宫;次日别后我们经过东乡春台
,同伴下车买了半扇手抓带在路上……吃过啃过之后,我便知道我当初多么无知!再后来,跟着娃儿暑期陆续去过北疆、陕北、宁夏和甘肃大部,和同伴去过陕北川西北宁夏青海新疆大部和甘南,走了新藏、青藏二线、川藏南北线和唐蕃故道,终于知道,东乡手抓的滋味是寂寞!

娃儿更绝,每到暑期来前我都会问他您这假期打算去哪儿啊,娃儿每次回答都一样:兰州!

我说你过来,老子打不死你。娃儿改口道:那…那有东乡手抓的地方就行。

我艹,儿子能告诉爸爸你为啥这么优秀么

 ↑和大学上铺的兄弟在兰州的临夏人酒店再次相见。娃儿着了东乡手抓的道儿(注:娃儿他娘手机拍)

↑在吴忠新修黄河楼如此蹦跶,在青铜峡如此饿殍(啥景点啊,饿殍还写错了)。当晚到了银川,简直吃不下某著名清真店的手抓,记得那天是农历七月十五,街上有烧纸的,真是见了鬼了么?


↑银川永宁段黄河,像个舞动的女子,2011年

↑银川西面,贺兰山缺

2014年↑中卫保安寺大门前晚间舞蹈正要散场。 ↓中卫钟鼓楼

羊皮筏子是娃儿他娘手机拍↑宁夏沙坡头↓2014年



↑甘肃景泰龟城龟儿子在看羊回家,2014年

↑甘肃景泰到白银途中养羊人家以及景泰县城内东乡人羊羔肉店的凉手抓,2014年

↑甘肃卓尼,某清真店的手抓,2016年

↑甘肃夏河白石山下欧拉羊和青海河南蒙旗的积石山人做的手抓肉


↑甘肃东乡,2009年

↑兰州,某东乡人的手抓店

↑临夏南关清真大寺隔壁的老王寺

↓禹贡里道:黄河冲积石以为开。炳灵寺的大佛说刘家峡的南面就是临夏。娃儿和他娘:在那里!

似乎可以总结了,有牛(牦牛)马(驴、野驴)羊(各种羊)都成群的大草原,那儿的羊肉味道好,但够不上最好,高寒或者高海拔地区的羊肉味道总感觉有遗憾。不管是哈萨克族、蒙古族、藏族或者其它什么单一民族放牧贩卖宰杀……倘若最后制做出锅没有穆斯林们参合,就不宜说那里的羊肉最好吃。在穆斯林为主体的聚集地区,不管是在乌鲁木齐银川,还是在西宁兰州,没有临夏人参合的手抓,就不敢妄称味绝。遍地开花兰州拉面的化隆人的赶超目标好像只剩下一个——力争让他们做的手抓味道媲美临夏人做的。临夏本地人呢,声称与东乡人争登春台的,大家就姑妄听之吧。

简单看看地图也许就有答案!只有甘肃,与其它省份内蒙宁夏新疆青海和川陕西北部都接壤,与西藏虽不接壤,但甘肃有很多藏族自治州县乡。位于第一阶梯和第二阶梯结合部的甘肃,位于农牧区结合部的甘肃,不管地理地质,还是物候人文,别地儿有的它都有,因此这里的羊肉毕集众美。甘肃地图的西北和东南不论首尾,正反看都像一只羊,祁连山是羊蝎骨,河西走廊是她的胸怀,一面融化青藏高原的冰雪,一面细数蒙古高原的流沙,哥哥的阳关吹起过羌笛,妹妹的西口风干过目光。而临夏州呢,不仅处于青藏高原和黄土高原结合部,还是祁连山脉、秦岭和横断山脉结合部,更是众多民族的历史结合部,“黄河冲积石以为开”是5000年中国历史的开篇,恰恰说的是黄河在这里流过!因故这里的羊肉味道就像河州人民唱起的花儿一样美。

↑敦煌。图片左下角月牙泉,顶上是甘新青三界的甘肃境内阿尔金山主峰,2013年

↑内蒙巴丹吉林大漠向南侵入甘肃河西走廊临泽县的沙舌

↑青海黄南海东和甘肃甘南临夏的结合部


↑甘肃甘加草原上羊群,2016年,俯瞰甘加草原和甘加古城↓

↓↓↓

此时请戳 http://t.cn/Ebx0aQM  《一生所爱》

至于为什么东乡手抓最好吃?除了用味蕾比较,百科“东乡族”
可能也许大概有答案。

最后,套用大话西游里的一句话:如果非要在“爱临夏东乡手抓”前加个期限,我希望是一万年。 

THE END